代孕四周……她真的已经代孕了!(②更) _拉拉

作者: 佚名 分类: 代怀孕方法 发布时间: 2019-05-28 11:50

  站在房门前敲了敲门,没人理会,沈心直接拧门进去,入眼就看到外厅里,宋清雅坐在沙发上,抱着膝盖在发呆,怔怔地不理人刀。

  “清雅,怎么了?”

  宋清雅抬头,一双红肿的眼睛望过来,确实像是哭过。

  “妈,我难受——”宋清雅声音带着哽咽,对进来的沈心说。

  沈心走过去,在她身边坐下,“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妈,我觉得我还是爱着彦沉,我忘不了他,怎么办?”

  沈心一听,又是这件事,忍不住叹气:“还能怎么办,人家现在都已经结婚了,你就不要再想了吧,刚才你爸回来,我们谈论了一会儿,他说,只要你愿意,他给你介绍几个老总的儿子,人还不错的,你就不要再——”

人工授精和试管婴儿的区别 >  “不要,我谁都不要,我现在心里只有慕彦沉!”宋清雅先回道。

  “这个——”

  沈心为难了:“那先前你还跟了方绍为呢,怎么突然又对慕彦沉念念不忘了?”

  是不是现在年轻人的思想太前卫,心思太跳跃,她年纪大了跟不上了恍?

  “不是的,不一样的……方绍为,我也喜欢,但是那种感觉,怎么比得过对慕彦沉的,我跟他在一起两年了,我们曾经那么好,现在他的腿伤也好了,跟以前一样,我的目光就再也不能移开,跟方绍为那种不能比的。”

  “最近,我的脑海里总是他,心里想着的,也都总是他,这种感觉好折磨,我不想一直这样下去了,好痛苦,妈,你说我该怎么办——”

  宋清雅往沈心这边靠过来,沈心听着她这话,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,只能继续劝。

  “那时候是你自己要离开,说不想嫁给受伤的他,现在他好了,你又……最重要的是,慕彦沉已经结婚了呀,你泰国试管婴儿不死心还能怎么样?啊?难道要去破坏他的婚姻,指不定人家会怎么说你,堂堂宋家的千金小姐,这不是给你爸丢脸了?”

  “才没有!”宋清雅听到这一句,坐直起身,含着泪的眼望着沈心:“慕彦沉根本就没结婚,真正说起来,现在他还是单身的!”

  “这,你说的什么傻话,那个云汐嫁入慕家不是都半年了,怎么可能没结婚,是不是想多了人都糊涂了呀?”对于宋清雅的这话,沈心根本不相信。

  “妈,我没骗你,是真的,这件事情我哥也知道,我最先就是偷听他讲电`话才知道的,云汐嫁入慕家,跟慕彦沉一直没有登记领证,他们在法律上根本就不是被承认的夫妻,要说起来,就是一个同`居的关系!”

  本来,宋清雅并没有打算把这些告诉别人,一个,是她有她自己的心思考量,一个,是因为她从宋梓睿那儿偷听来的,当时宋梓睿就警告了她不许乱说,她知道自己哥哥一直很护着自己的,所以也不想让他生气。

  但是,现在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,宋梓睿昨晚上还在帮着外人,帮着云汐呢,何况,把这件事说出来,说不定可以她可以得到家人的支持也说不定。

  忽然听闻这么一个事情,简直就是大爆料啊,沈心怔住了。

  “不会吧……”她还是有些不相信。

  “怎么不会,妈你不信可以去问哥哥,就是他跟云汐打电`话被我偷听到了。”

  “妈,你想想,当初我走了之后,云汐嫁入慕家,是按着我跟慕彦沉原本的婚期进了慕家的,那个时候慕彦沉对谁都不理,正被车祸的腿伤打击得消沉,怎么可能就突然跟云汐产生感情了?所以他们之间没领证是很正常的,因为慕彦沉不喜欢她!”

  “而云汐呢,谁知道她当初嫁入慕家是什么目的,肯定也不是因为喜欢慕彦沉,谁那么傻会嫁给一个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站起来的人,所以,她一定也是为了钱,既然是为了钱,就不在乎是不是真的领了证了,只要有好处拿就行,而且吧,如果没领证的话,还方便她试管婴儿多少钱 后期想走容易走掉呢,你看,她想得多深远。”

  宋清雅用自己的想法,推理出了云汐进`入慕家的用心。

  沈心听着,跟着思考,似乎,宋清雅说得也有些道理。

  宋清雅看母亲不说话,应该就是相信了,接着怂恿道:“妈,我知道爸一直很喜欢彦沉的,一直想要彦沉当他的女婿,你看,我们宋家如果能够跟慕家联合,是多么好的一件事,以后不管是慕家,还是宋家,都会变得更强,不是吗?妈,你不希望爸的宋氏更好吗?以后等到爸老了,宋氏就是哥哥的天下。”

  “哥哥那性子,你又不是不知道,什么都满不在乎的,我相信他的能力,但是很容易懒散,如果以后我们跟慕氏是一家,有彦沉在旁边帮着管管哥哥,他们那么好的关系,哥哥一定会听,对我们宋氏的帮助也很大。”

  宋清雅向来深知自己母亲对于哥哥宋梓睿的疼爱更甚于对她的,但是因为宋梓睿一直也最疼她,还有父亲也疼她,她就无所谓了。

  正是这最后一句,说到了沈心的心坎上。

  她清楚自己儿子不差

  tang的,就是做事太随性,要不然说不定宋江成现在已经退下来把宋氏交给宋梓睿打理了。

  宋梓睿跟慕彦沉也确实关系很好,最近还听说两人关系又缓和了下来,会经常碰面……

  “这事情,我再想想。”沈心最终说。

  “妈——”宋清雅皱眉,“时间不等人啊,再下去我怕——”

  “你先好好待着,什么都别做,我得想想。”沈心坚持,然后站起身,“赶紧洗漱吃点东西,要不等会你爸知道,又要怪我没有照顾好你。”

  “想要男人喜欢你,先得把自己的状态弄好来,我听说那个云汐跟你同岁,还挺有本事的,说不定你哥他们就是喜欢她那样的女生,你除了一天跟朋友逛街买东西,去学点有用的,之前出国说要学服装设计,后来怎么样了?”

  一说到这种话题上,宋清雅就没兴趣了,只能先点头应下,现在,是她需要借助家里的力量的时候了。

  沈心心中轻叹,先离开了房间,宋清雅瞬间也觉得满血复活了,起来去洗漱,然后去翻被自己荒废了很久的那些服装设计的书,不管怎么样,听话做做样子也是好的。

  ******

  下午快四点,幼儿园所在的那条路上,依然挺安静。

  幼儿园门前,聚集的私家车跟人开始多起来,都是来接孩子放学的。

  对面的一家咖啡馆,视野很好的座位,云汐跟陶安就在那里,等着时间差不多了再到校门去。

  刚才在医院人也多,辗转从医院做完检查出来,已经快到了幼儿园放学的时间,云汐就一起过来。

  “初期呢,最好是少量多餐,然后不要吃生冷辛辣的食物,咖啡呀,浓茶啊那些都不要喝了……”

  面前,陶安以自己过来人的经验,在跟云汐数着那些要注意的事项,云汐喝着蜂蜜水,耳朵里是听到,心跟脑子,却是走神的。

  脑海中,是那张检查报告上面的内容——孕期四周

  孕期四周……她真的已经代孕了!

  之前还在想自己跟慕彦沉那样,什么时候会怀上呢,慕彦沉也跟她提起过,关于他们孩子的事,可是,当真正变成真实的,真的检查出来了,云汐却有点反应不过来了。

  就像此刻,她还有点恍惚,觉得是不是真实的。

  “小汐,小汐?”

  面前的轻唤将她拉回神,抬头看前面,陶安一脸关切。

  “啊,安姐你说什么?”

  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陶安再问一遍,云汐一直心不在焉的。

  “没有,就是,有点走神了。”云汐笑笑道。

  “嗯,可以理解,第一次代孕,第一次得到这样的消息,总是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,但是你一定要放轻松,这样对你跟孩子都好。”

  云汐点点头,看向对面的校门:“安姐,我们过去吧,老师应该快领他们出来了。”

  结了账,两人过马路对面。

  不一会,校门里,就有小朋友被老师领着前后相跟走了出来,被各自的家长领回家。

  陶安上前去接云童宇,云汐无意中转头一看,什么时候自己哥哥也刚到了,正往她的所在走过来。

  云童宇出来一看到云汐,冲上来就要抱着她的腿,这是他以前最喜欢做的表达亲昵的方式。

  陶安却连忙制止:“童童,小心不要撞到姑姑——”

  云童宇的小碎步已经刹不住了,不过还是被云汐反应快地稳着他的身子,没让他摔了,也没让他撞着自己。

  “妈`咪,为什么不能抱抱姑姑——”

  云童宇抬头看自己妈`咪,疑惑道,以前不是一直都能抱抱的么。

  “因为——刀”

  陶安身边站了个人,转头一看,是自己老公。

  “先回家啊,回家再说。”她说。

  云汐蹲下来,跟云童宇面对面:“童童放学啦,我们先回家好不好?”

  云童宇点头:“姑姑要一起回去吗?恍”

  跟姑姑亲的小家伙,小眼神很期待。

  “嗯,她跟你一起回去,爹地还有话跟你姑姑说呢。”

  一旁的云霁阳开口了。

  云汐似乎觉得背后有点僵……呵呵,这次,这么大的事,她肯定是逃不脱的了。

  “好啦,我们走吧。”

  站起来,她牵着云童宇,往云霁阳停车的地方先走过去。

  陶安跟在后,还有云霁阳。

  云霁阳的目光,一直在云汐身上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但是陶安跟他多亲密的,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  “检查结果……真的是代孕了。”她轻声对走在身边的人说。

  云霁阳眉间似乎皱了皱眉,但是没说话,继续往前走,陶安就跟着他。

  -

  回到家里,云童宇被云霁阳安排在他自己的小卧室里画画。

  出来,客厅里只有他们三个大人在。

  他出去露台外抽了根烟,那会功夫,云汐坐在客厅沙发,真是觉得难熬。

  刚才回来,嫂子陶安已经告知,哥哥已经知道她代孕的事情了,哥哥……会怎么表现呢?

  之前他对慕彦沉那么排斥的态度的……

  陶安去倒了水过来,往玻璃门外看一眼,对她说:“别担心,什么都好,你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心情和情绪,这样才不会影响了肚子里的胎儿。”

  肚子里的胎儿……

  嫂子的这一句,听在耳中,却像是落在心上最柔`软的地方……她的肚子里,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生命存在,多么神奇。

  那是她跟慕彦沉的孩子,为了他/她,她以后一定要更坚强的。

  跟嫂子点点头,云汐说:“安姐你放心,我懂的。”

  正说着,玻璃门刷地一下拉开,外面抽烟的人进来了。

  云霁阳望着她,“你真的决定要跟慕彦沉在一起?”

  云汐点头,很认真。

  “想清楚了?”

  云汐还是点头。

  云霁阳望着她,那神色,那么严肃,最后,只说了一句:“让慕彦沉过来。”

  嗯?

  云汐怔楞看着自己哥哥,他说,让慕彦沉过来,现在?

  “……现在?”她问。

  “嗯,现在。”

  云霁阳独自坐在另一侧的单人沙发上,云汐看着他,神色难测啊。

  要慕彦沉来干嘛,骂他,打他?

  云汐心里完全没底。

  忐忑了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,转头看嫂子,只能求救于她。

  “霁阳,你——”

  “我就是说让慕彦沉过来,什么都没多说,你们紧张什么?——再来,慕彦沉是个男人的话,现在就该出现在这里。”

  云汐点头,转身从包里拿手机,给慕彦沉拨过去。

  如果这是哥哥想要的,她就去做,确实,什么事情都要面对,单是她面对了还不行,还要慕彦沉一起。

  电`话才响了两声,那边就接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那头的他声音低沉轻缓,是对她独有的温和。

  “你,现在在忙吗?”云汐先问。

  “唔……不算,有事你说。”

  “……我、我现在在我哥这边,他说,想让你过来一趟。”云汐发现,自己说要慕彦沉过来的话,都有点紧张。

  这紧张,一部分是因为不知道哥哥要干嘛,还有一部分,是因为,她突然很忐忑,慕彦沉知道她代孕的反应,就要告诉他这样一件事了,他要当爸爸了,她却先有点紧张起来。

  那边似乎顿了一秒,才问:“他现在也在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“你先过来,过来再说吧,好吗?”云汐目光看着自己哥哥,边对电`话里的他道。

  “嗯,好。”

  慕彦沉应了,云汐就挂了电`话,对云霁阳说:“他现在就过来了。”

  余光看到什么东西,转头一看,云童宇站在自己小卧室的门边上,半个身子被墙挡着,只露了半个身影,在偷看客厅的方向。

  那一幕,是云汐回来后看到最好笑的了,心情一下子也缓解不少。

  tang>

  她这无意识的一笑,让陶安跟云霁阳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看到了那个小家伙。

  “童童,过来。”

  云汐伸手对他说。

  云童宇这才慢悠悠走出来,手里还捏着一副刚画好的画。

  到底是怕老爸的,所以刚才老爸说不能出来,他就没有出来,但画着画着,就分神了,偷看大人们都在干什么。

  云汐接过他的画来看,四岁的孩子,笔触线条简单,但画风还是不错的。

  只是,上面一个很像马铃薯的圈,还有一根管子一样的东西插在上面,

  “跟姑姑说说,这画的是什么?”

  “马铃薯在抽烟。”

  云童宇一脸正经地,奶声奶气地回道。

  云汐瞬间突然想要笑喷了,但是,再看那幅画,真的很像呢,该说是云童宇有这方面的天份么?

  陶安也笑了,只有云霁阳的脸,还是没有什么神色。

  为了缓和慕彦沉到来之前的气氛,云汐干脆跟着云童宇去了他的小卧室,跟他一起画画。

  没过多久,外面的门铃就响了。

  “是谁?”云童宇耳朵最尖,立刻问。

  “姑姑出去看,童童继续画啊。”

  陶安本来已经走过来的,看到云汐往门的方向去了,就让她去开。

  门一打开,外面立着的人,真的是慕彦沉。

  突然,好像面对他的心境,都有点不一样了。

  “怎么了,让我来,就站门口么?”他淡笑着,望着她。

  云汐让开路:“先进来吧。”

  慕彦沉迈入房中,这还是,他第一次来这里。

  “来了。”陶安打招呼,端过来一壶刚泡好的茶。

  慕彦沉笑笑点个头,看到,客厅里,云霁阳已经坐在那里了。

  “先过去坐。”陶安招呼。

  慕彦沉过去,云汐也被陶安叫过去,于是,他们两人一起坐在一张长沙发。

  单独一个座的云霁阳伸手,拿起那壶茶,开始一一地倒。

  云汐面前,只是一杯白开水。

  慕彦沉感觉到了气氛的不一般,可是却依旧不动声色地坐着,手还自然地牵着身边云汐的手,轻捏了捏。

  陶安并没有过来,进了云童宇卧室跟他一起。

  “今天你让人送来的东西,我已经退了回去。”

  云霁阳先开口了。

  慕彦沉点个头,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。

  云汐看着这状况,真是着急,想着,自己是不是该先说点什么,让这气氛不要这么低沉。

  “你找我来,是为了什么事?”慕彦沉主动问。

  云霁阳看着他,胸中一声轻叹,“你打算跟小汐一起,一辈子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慕彦沉点头,这样的问题云霁阳一再问,但是他都耐心回答的。

  “其实吧,什么东西都是虚无的,就算一张证,也不能代表什么,海誓山盟,也有人不能遵守——”

  云霁阳想要伸手去拿桌上的烟跟打火机,突然想到了什么,手又收了回去。

  “但是,现在我也是没有办法了,她的心意……”

  “那你们,什么时候去领证?”云霁阳看着慕彦沉。

  慕彦沉一怔,这话题转得——

  而且,等等,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?

  “一直都是小汐希望等着你点头同意,才肯跟我去把手续办了,我自己的话,当然是越快越好。”他回道。

  云汐听着,夹在这两男人中间,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旁听商务人士谈生意一样的,面上风平浪静,却暗藏较量。

  云霁阳抬起杯子喝了口茶,说:“那就选个日子,把证给领了吧。”

  客厅里,一下子没了声音。